如果今生無緣再相見,你有什麼話要說?有什麼秘密,是要一輩子扛著,帶到墳墓裡去?哪一種懊悔,哪一種遺憾,今生必須不斷反覆咀嚼?

 

 

Black Gay Couple  

 

 

最近去觀賞了黑人女歌手 Macy Gray 的演唱會(對啦,「我只愛黑人音樂」)。整場演唱會熱鬧非常,我跟眾多黑人弟兄姊妹們一起扭腰擺臀,黑暗中對台上大喊Hey ya Sista Macy Gray 與樂隊走進後台,台下的我們當然不可能就此罷休,不斷鼓掌叫喊,直到安可。

 

原本以為安可曲會是讓她得到葛來美獎最佳女歌手的『I Try』,沒想到空心吉他響起,Macy Gray 襯著吉他聲,幽幽地說:安可曲,我喜歡看當時的心情而定。

 

她閉上眼睛,在吉他聲當中輕輕地說:再過幾天,是我 Uncle Michael 的生日。不過我已經無法再為他慶生了。

 

深吸一口氣,她很自然地、卻沈重地道:Uncle Michael Gay,在90年代後期死於愛滋病。住在亞特蘭大南方的他,生前從來沒告訴任何一個親人他自己的事情,直到他死了之後,一封給我祖母,也就是他母親的信,裡頭,坦白了一切。

 

張開泛淚的眼,她嘆氣說:其實他可以說的,其實他可以說的,至少可以對我說。

 

她在台上靜止,只有空心吉他淡淡地流著,空氣中的哀傷擷住每一個人。忽然台下一個女觀眾大聲喊說:Rest in peaceUncle Michael

 

Macy Gray 感動地說:謝謝!請大家記住,要好好愛愛你們的人,要好好愛他們。然後全場鼓掌讚揚,接著,Macy Gray 悠悠唱起這首Let You Win

 

 

  

 

MG Concert  

 

************************************

關於你的事,我自以為全都知悉

遇見何人,去過何處,做過何事

但其實渾渾噩噩

弄不清你的世界

究竟是雲霄飛車般倒懸

還是如旋轉木馬而暈眩

 

而當你遠去之際,我卻傻傻等待

 

如果能重來一遍,我想再見你一面

這次我會留心,爭執之時,我會讓你

因為沒有了你,我的世界將近空虛

不應該固執,早要放開心,早該讓你

******************************************

 

 

 

我心中十分感動,因為我理解,老一輩黑人同志們,承受着比一般白人、亞洲人,以及年輕一輩更大的壓力。

 

最大的壓力當然來自基督教信仰,不只是來自比便利商店還多的各式教會,更源於自己心中根深蒂固的、背叛信仰的罪惡感。最近才有一位黑人前牧師Larry Burks在多年欺騙自己的教會生涯、婚姻生活當中,解放出來。他脫離教會,也離開婚姻,正視自己,從那一刻起,才開始了自己的真正的人生。他覺得脫離了教會的舊生活,不再當牧師,反而使他重獲新生。Larry Burks 的故事在這裡(英文網站。我有空再翻譯出來。)

 

 

基督教信仰當然也影響家人,故黑人同性戀者要對家人出櫃,是非常非常艱難的,也所以這個Down Low的現象,也就是表面上過異性戀生活,私底下過同性戀生活的現象,在黑人社群當中,才這麼的普遍。

 

此外,在爭取民權的過程當中,美國黑人社區建立了自己少數民族的認同感,除了明確點出自己與白人的不同之處,更以這些不同之處為榮。其實黑人的 Black Pride 運動,現在就正在被同志們的 Gay Pride 借用,也才會在2008 Barack Obama 總統第一次當選之後,出現了『Gay is the new Black』的說法。

 

而這樣『正是我與你不同』的思維,竟也對黑人同志造成壓力。我前男友 Eric 在對他父親出櫃之後,他父親的反應竟然是:「同性戀?那不是只有白人才會得的嗎?

 

所以我可以理解,Macy Gray Uncle Michael ,為什麼到死,還不敢告訴家人自己是 gay。而其實,現在男友 Jack 其實也懷疑他一位叔叔很久了。

 

Uncle George Jack 媽媽唯一的弟弟。在當校長與老師的祖父母悉心栽培下,他念了大學;這在當年可是光耀門楣的事,但他之後選擇報效國家,從軍去了。其實我私下猜想,正如許多同志一樣,遠離自己所愛的家人,除了可以不必面對他們有朝一日懷疑你的同志身份,也可以避免自己傷害到他們(的心情、的名譽、的XXetc)。

 

軍旅生涯結束之後,Uncle George 也不想回到保守的聖經帶東南部州,他選擇了 -- 加州,一個離家人最遠,對同志也最友善的地方。長得英俊、工作跟收入都不錯的他,家裡人卻從來沒見他交往過女朋友,當然也從未結婚。

 

Jack 說他從很久以前就懷疑 Uncle George gay;或許是他的 Gay-Dar 從小就很靈敏吧?

 

現在的 Uncle George 身體狀況十分不好,還因為糖尿病而必須截肢,住在加州的老年醫療照護中心,Jack 媽一年總飛過去兩三次看他。去年感恩節我跟 JackJack 妹妹一起去媽媽那邊過節時,出去血拼還不忘為血液循環不良的 Uncle George 買保暖的手套,Jack 媽還要我充當模特兒試戴手套。

 

 

其實不要說老一輩的黑人同志,即使是與我們同一輩,甚至小一點的黑人同志,在基督教的洗腦之下,也是有意識地抹煞自己。在之前的文章「長路已盡,真愛不息」當中,就介紹過兩位 Jack 的表弟,因為信基督教而壓抑着自己。

  

聽著 Macy Gray 唱著給她 Uncle Michael 的歌,想著我們家庭當中的 Uncle George無限唏噓。好好愛愛你的人,真的。

  

這照片,送給 Uncle Michael Uncle George,希望他們的遺憾,終究一日能完滿。

 

Black Gay Couple   

 

 

 

Let You Win

 

I think I know all about you

 

Who you been, where you been, what you been

 

And I can't decide on your roller coaster ride

 

Or your merry-go-round, take me 'round and 'round

 

 

And I'm waiting

 

While you're breaking away

 

 

And if I had it to do over, I'd see you again

 

I'd do it right, and when we fight, I'd let you win

 

'Cause my world is nearly nothing without you in it

 

Should've let it go, could've let it go, could let you win

 

 

I get a taste of the summer sun

 

Every time you walk into my door

 

Yeah, we laugh and we tease, yeah, you're so easy

 

But I ain't satisfied 'til I make you cry

 

  

And I'm shaking

 

While you're breaking away

  

 

And if I had it to do over, I'd see you again

 

I'd do it right, and when we fight, I'd let you win

 

'Cause my world is nearly nothing without you in it

 

Should've let it go, could've let it go, could let you win

 

 

You know I'm right, baby, most of the time

 

Oh, baby, yeah, baby

 

You think you're right, baby, most of the time

 

Oh, babe, yeah, baby

 

 

There's no way, no how I can heal without you now

 

You are so real, yeah, that I'm going into town

 

Putting my hands up

 

But I need you now

 

  

And if I had it to do over, I'd see you again

 

I'd do it right, and when we fight, I'd let you win

 

'Cause my world is nearly nothing without you in it

 

Should've let it go, could've let it go, could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Let you win, I give in

 

Let you win, wanna see you aga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dear 的頭像
vincentdear

The Prince Diary 王子日記

vincentd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annnng
  • 看完這篇文,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現在的人比較會幫同志說話。
    歧視依舊在,但是環境比較友善了。

    我希望,未來同志們能不再被歧視,但我想我這願望還需要等很久才會實現吧。
    我了我們,也為了未來的LGBT們,我們有義務爭取該有的權益。
  • TingJun Huang
  • 好感人的故事
    好好聽的歌
    我也超級喜歡黑人音樂
    尤其爵士和藍調 ^_^